寂寞的輕盈

關於部落格
在這裡  寫這樣的東西
  • 125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人間事.之五.端木賜

(真想給子貢按一個讚……。)   原本接下來是要寫萬雲龍大哥他老人家……,蛤?萬雲龍?喔,據說反清復明的天地會創立之後,就稱創立者延平郡王鄭成功為萬雲龍大哥。諮議參軍陳永華則化名陳近南人稱總舵主,一等鹿鼎公韋爵爺則是我們青木堂香主……。   嗯咳……。請大家盡量習慣本台隨便唬爛的風格不好意思……。我們繼續。   鄭成功那一篇確實是寫得如火如荼,洋洋灑灑兩千多字之後還沒扯到正題:攻荷蘭人取台灣之役。整個不知道怎麼寫下去以及收尾,於是只好僵在那邊暫時當作沒這回事。反正這個部落格也被大家遺忘得差不多了吧……。(遠目)   不過,前兩天吃飯時翻到《史記.仲尼弟子列傳》……,嗯?有問題嗎?您沒看錯,很多書是我配飯用的,包括《史記》。誰叫當年學生時代不唸書,這會子只好加減看一些來假裝自己很有學問……。   翻翻翻,翻到一句:「故子貢一出,存魯、亂齊、破吳,強晉而霸越。子貢一使,使勢相破,十年之中,五國各有變。」   白話一點說,就是子貢當使節出去繞了一圈,五個國家在十年內分別出現這樣的變化:齊國內亂、吳國滅亡、晉國更加強大、越國成為另一個霸主,而魯國則是被保住沒有亡國。   這是什麼狀況?子貢?不就跟在孔子旁邊很會做生意的那個學生嗎?聽說還是言語科的高材生咧。他哪時候事業搞這麼大,還玩到縱橫術去了?這樣一來,蘇秦、張儀不就還要稱他做祖師爺?   我看看……。喔,事情是醬。   大家都知道,春秋戰國那時期就一個規矩:大欺小,強欺弱。而我們孔老夫子的祖國,好巧不巧就是貧弱到一個很徹底的魯國。   有多徹底?根據<孔子世家>寫的,當時魯國弱得就是有這麼徹底:魯國的東邊北邊是齊國,南邊是楚國,西邊是晉國,被這三大強國包圍。今天跟楚國好一點,晉國就會抓狂;趕快去巴結晉國,楚國就會試射一下飛彈……,不是,是派兵來征伐。要是不小心忘記去跟齊王請安,齊王就會派軍隊到魯國王宮門口送早餐……。   ……。   這哪是魯國?這寫的是台灣吧?跟日本太好,老美不高興;跟老美熟,老共就在那邊試射飛彈;跟老共好總可以吧?美日就聯手讓外資賣超搞垮你股市……。   歷史確實是一再重演沒錯……。真是悲哀啊……。   喔。   我們繼續,回古代看看小國怎麼玩大國。   當時齊國有個叫田常的傢伙想篡位,但是國內有四個手握重兵的卿大夫挺礙眼的,於是他就設計讓這四個大臣帶兵去伐魯。孔子聽到了這消息,那是一個急的。門下弟子們便紛紛自告奮勇要上陣擺平這一檔子事,不過子路、子張、子石等等都被孔子擋下。最後是子貢獲准出馬。   話說回來,孔子確實有用人眼光。子張、子石還說不準會怎麼辦事,要是子路,依他魯莽的性格,應該是二話不說帶著魯國軍隊跟齊軍正面對幹。以國力強弱而言,那有十個魯國都不夠打。而子貢不過就出去繞了一大圈,這邊說說那邊談談,事情就搞定了。   我們看看子貢是怎麼辦事的。   子貢他救火先抽薪,直接跑去找田常。   「我說田兄,你沒事跑去打那麼難打的魯國幹嘛?那魯國城池什麼的軍事裝備根本就是裝飾品,國君基本上是個白痴,大臣只會打嘴砲,人民又討厭當兵,不斷延畢逃避兵役……。(柚子OS:我寫的真的是魯國不是台灣,都是史記說的……。)」「你要打就要去打美國……,不是,打吳國。那個吳國啊,軍事裝備都是最新最強的,將領又能謀善戰,而且經過孫武、伍子胥他們的訓練,吳軍每個幾乎都是特種部隊。」「這個國家比魯國好打多了。」   「子貢你是瘋了嗎?盡說反話。要不要幫你叫個醫生?」   「不是。你聽我說。基本上,問題從外來的,你要挑弱的吃;問題自內生的,你就要挑強的打。」「所謂把問題外界化是也。」「之前聽說你想要個封地一直不成功,是因為某些大臣反對。那現在你派這些大臣去打那個軟趴趴的魯國,一定很快就打下來了。」「到時候人家打勝仗,跩了,您還有什麼戲唱?」「所以才要去打吳國啊這位大佬。」「這些大臣去打吳國的精兵一定是輸的不會錯。等到他們手上的部隊耗得差不多了,打輸了也沒臉回來跟你嗆,到時候您愛怎麼著就怎麼著不是嗎?嘿嘿嘿。」   「嘿嘿嘿。沒錯,就是這樣。」「但是部隊都已經往魯國開拔了,我臨時調往吳國總要有個說法吧?」   「那您先把軍隊駐紮在國境上,我去煽動吳王來救魯國,到時就可以順理成章打吳國了。」   「好。上吧皮卡……,不,就麻煩您跑一趟了子貢兄。」   於是子貢就跑去見吳王了。   「大王您真是千百年難得一見的王者之才,看到沒有,有一道靈光從您的天靈蓋射出哪。」「不過您的威望現在受到挑戰了。那齊國居然跑去攻打魯國,身為一個萬中無一的王者,面對這情況,出兵救援弱者也是很合理的。」「更何況,名義上是救魯國,實際上是要打趴齊國稱霸中原,可謂一石數鳥啊。」   「你說的很有道理。」「不過越王這傢伙一直想報仇,萬一趁出兵時偷襲我國就不好了。你等我滅了越國再說吧。」   「喔不,請大王三思。」「吳國國力跟齊國實際上差不了多少,而越國跟魯國也差不多肉腳。等到大王您滅越,齊國也差不多幹掉魯國了。」「看準時機出手是很重要的啊大王。」「您要是真的擔心越國,那我去跟越王溝通一下,要他出錢出兵幫忙打齊國。名義上是率領諸侯援魯破齊,實際上是掏空越國資產,讓他沒皮條。」   「有理。好,那你就去吧。」   接著子貢就登登登跑到越國去了。   那越王也真的十分客氣,不僅出城遠接,還等子貢休息過之後親自到旅館去見他:「尊貴的子……。」   「你白痴啊?」「你那什麼表情?還看?」「想報仇搞到全世界都知道,你是嫌錢太多還是命太長?」「我好不容易說服吳王動念要去伐齊,他回頭卻跟我說,那越王一直想幹掉寡人,還是等我滅掉越國再說。」「你這下不是死定了?」   「……。」   「不過你也別慌啦。這樣吧,過兩天你派個大臣,加減派支部隊,盡量卑躬屈膝去跟著吳國出兵。」「吳王這人太過凶暴,忠臣能臣死得差不多了,剩下的都是諂媚之徒。軍隊仗也打太多,整個都疲乏了。這國家算是快不行了。」「吳王這回出兵打齊國,一下就打輸了,那當然是越王你的福氣;要是打贏,我會先去跟晉國打招呼,請他們準備夾擊吳軍。」「這樣一來,精兵跟齊國耗光了,大部隊又被牽制在晉國,那越王你要報仇就簡單多了不是?」「好好好,別這樣別這樣,這些東西我用不上,你收起來。不過你還是趕快佈置一下,我得要去跟吳王回報一下。」   子貢再登登登跑回吳國去。   「啟稟我王,憑依大王威德,那越王誠惶誠恐,派了大臣文種率領三千人前來助戰。」「那麼弱小的國家,三千人應該是全國的兵力了。但是下官不建議讓越王跟著出征。掏空資產就好,越王不是重點。」「下官謹祝大王旗開得勝,揚威天下。」「下官告退。」   然後,子貢跑去找晉國國君聊天。   「我聽說吳國要跟齊國打起來了耶。」「這樣很多軍事概念股應該都會上漲吧。」「不過更重要的是,君上,吳國這一仗要是打輸了,越國應該會造反;萬一打贏了,那很有可能乘勝兵臨我們晉國城下。」「這一點要注意啊君上。」「我想最好的對策,應該事先把後備軍人召集好,順便把裝備解封存,事先準備好免得措手不及。」   最後,子貢會到魯國。跟著魯國國君一起欣賞春秋末期最華麗的軍事連續劇:艾陵之戰、黃池爭盟、吳越五湖之戰。   劇情大略這是樣:吳王跟齊人戰於艾陵,大破齊軍,俘虜了七支部隊,卻不回國,轉而向晉國示威。晉、吳兩國軍隊相遇於黃池,事先有備的晉軍大破吳師。這時候越王得到消息,便率領秘密軍隊襲取吳國,還殺了吳太子。吳王緊急回援,連打了三場都輸。最後吳王自殺,越王稱霸。   自此,春秋時代進入尾聲,準備開始爭戰更激烈的戰國時代。   而那一場壓軸戲,編劇兼導演當然是我們端木賜,字子貢。   難怪,當年孔子周遊列國,遊到楚國去,楚王打算封塊地給孔子,立他為諸侯。當時楚國令尹全力反對,理由之一就是楚國沒有一個外交人才比得過子貢,加上其他各個不同才能的弟子在旁輔佐,要是讓孔子擁有土地,楚國一定很快就被併吞不會錯。   這是一個很有趣的現象。所謂儒家,初期竟是如此生意盎然。即使只是讀那些古文記載,都還覺得「千載之下猶凜凜然有生氣」。   這兩、三千年,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讓儒家僵成那樣呢?   ……。   ……。   算了,腦袋要冒煙了。收工。   回見啊各位。 Ps.1.圖片:網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