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在這裡  寫這樣的東西
  • 126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最近

(這是一篇落落長的牢騷文這是一篇落落長的牢騷文這是一篇落落長的牢騷文這是一篇落落長的牢騷文這是一篇落落長的牢騷文這是一篇落落長的牢騷文這是一篇落落長的牢騷文這是一篇落落長的牢騷文) ──────看過警告標示還要繼續下去的讀者請先上廁所並且準備飲料點心好聽音樂之分隔線───────   「你最近是怎麼回事啊柚子?」   最近?就很不好啊。   不好到什麼程度?我想想……,嗯……,比較看得出來的就是身體狀況囉……。聲音整個變沙啞,即使我最近不怎麼開口說話;有明顯變胖,但是吃的食物及分量沒什麼改變,加上三不五時拉肚子,所以理論上應該是水腫不是真的胖;而會常常拉肚子,表示除了有傷到心脈之外,似乎連腸胃也順道掛了;因為消化變弱,所以一餓手就會發抖,血糖顯然控制得不是很好,可能有影響到內分泌系統;喔對厚,內分泌,難怪我最近常失眠;然後一失眠心火就上來,連舌頭都破了;那麼,之前就傷到了的心脈當然雪上加霜,多到排不出去的廢物一口氣堵到皮膚表層去了……,慢著,搞不好就是因為這樣,這陣子頭一直昏,後頸一直僵,牙齒也常常硬咬著……,唔?心肌梗塞的前兆?還有……。   是不是快屬了這樣?   「你怎麼知道這些?」   當然知道。自己的身體當然要清楚。練拳這些有的沒的不是練好玩的而已。   「怎麼會這樣?」   生氣抓狂啊。   是真的氣到抓狂。   對了,忘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柚子生氣被形容成像是女孩子在張。那種鬧彆扭的樣子,聽說一點男子氣概都沒有,很多人看了是又好氣又好笑。   我不是很清楚怎樣是具有男子氣概的生氣法。沒見過。但是真要放縱怒氣,柚子會很像黑道兄弟。而更糟糕的事,在那個狀態下,好像沒人可以管住我,除非有人開槍。   我記得,以前曾經在極度生氣的狀況下,一下砸斷一根直徑五公分左右的硬木木棍。   當時,兩天內沒人敢靠近我。   如今回想起來,自己都覺得有點恐怖。   而到現在,我的脾氣還是一樣大,但是大部分認識柚子的人,都覺得好像沒什麼脾氣,更何況生氣到抓狂。   沒辦法,我會先忍住,然後儘快跑去躲起來。一直如此。以前八面玲瓏小政客的名號不是隨便來的。   按照過去的經驗,我在生氣的時候必須遠離生氣的對象,否則很容易出事。   而要是沒辦法遠離,那就慘了。   又不能真的動手。那個時候柚子,不會說話,但是有兩個特徵:臉發白、手發抖。   很一般的現象不是。但是這將近十年,也只有兩個人看出我發生了什麼事。   只有兩個人,看出我的心脈被自己震傷了。當然,西醫是不信這一套,一般人也說啊你不是活蹦亂跳的,還會打拳啊。   就是因為會打拳才嚴重。別的不說,砸斷直徑五公分硬木木棍那樣的氣力,一口氣硬吞回去,那等於是扎扎實實往自己身上招呼,沒有當場吐血或是心肌梗塞過身去已經是柚子家祖先有保佑了。尤其是後來練太極拳,會一些導引技巧之後更嚴重。大怒之後接著大病,幾乎已經是定律了。   這種只有在金庸武俠小說裡才看得到的狀況,自己居然親身體驗到了。也是到這時候,才知道人家說保持心平氣和有多重要了。   「那你又是為什麼生氣的?」   為……,還不是因為那些他媽的畜牲!……,喔,要心平氣和喔……。   換個語氣。   為啥子生氣啊,當然是因為那幾位親愛的尊貴的他媽的畜牲……,唔,不對,不能說人家是畜牲。這樣太侮辱畜牲道的眾生了。應該說是……,嗯,有了,是因為那幾位親愛的尊貴的他媽的地獄種子……。   怎樣?有沒有看起來比較心平氣和了一點?   他媽的。   眼前擺著啊,那樣一副高尚情操的調調或是講經說法的嘴臉,然後實際上烏煙瘴氣的行為。我都在想說趁現在趕快一掌巴死的話,這傢伙目前累積的惡業應該是還不至於下到第十八層地獄去。   更他媽的是,自個兒在那邊擺擺譜也就算了,還到處惹事生非唯恐天下不亂,最後惹到我頭上來。是怎樣,因為日子太好過沒遇過壞人所以天不怕地不怕是不是?   我應該很適合去修忿怒尊或是誅法之類的玩意兒。直接掛了算了。   但是,對我這種很好心但是沒有智慧跟定力的人來說,雞婆是會死人的。   「這些干你什麼事啊?」、「應該反應的人都沒說話了你理他做什麼?」、「你只要會轉就好了。」、「轉個念不就沒事了。」   是不干我事。但是念頭轉不過去。   哪那麼容易啊?   不然換你來。當你被逼到真的有衝動想提刀砍人的時候,我們再來討論「轉個念不就沒事了。」這件事情。   尤其是,當這一切牽涉到你長久以來的信念的問題時,事情就很大條了。   「轉個念不就沒事了」這一類理論我知道的很多,夠多了。我甚至更貪,目標還不是轉那現前一念嗔心,而是根本不起嗔心,直接生起清淨心。   現前那一念,這是包括藥師法在內所有佛法的根本之一。現前那一念即是清淨,是所有大成就者的共通點。   但是請別忘記,柚子,現在在寫文章這一顆柚子,雖然已經是三十來年的老欉了,火氣並沒有比較消一點。而以佛法的程度來說,柚子跟所謂的大成就者相較,差距其實也沒多遙遠,大概就是314159267那由他恆河沙光年那麼遠而已。   單單一個念頭不一樣,就不只天差地別。而念念相續,未曾斷絕。   回頭來說信念。   當發現了一個「對沒錯就是這樣」的目標及方向時,你跳了進去開始走,也確實曾經走得非常開心。然後在某一個根本就是瓶頸的關口被卡住了,而且卡得相當茫然。而頓挫的那一刻,過去忽略掉的問題突然浮現,更糟糕的是,問題很嚴重。   嚴重到麼程度?我睡覺開始做夢,夢到自己還是學生,明天就要期末考了,但是卻發現自己居然整學期都沒去上這幾堂必修課。   這種夢境,似乎是反映著這樣的事實:因為忙東忙西,我幾乎沒辦法抽出時間練字、刻印、習武等等,更不用說去看展覽、找書甚至找老師同學。換句話說,我跟整個原來的環境脫節了。   而這些狀況,在當初其實是半刻意造成的。因為之前發覺自己某些調整不過來的缺陷,尤其是篆刻跟練拳。但是後來這樣一忙下來,接著再讀著陸陸續續找來的經典,一段時日之後,卻發覺那些問題明顯改善了許多。即使疏於練習,卻開始能明確呈現技巧之外的東西。   也對,書法、篆刻、武術這些東西,都是人到什麼程度,表現出來就到哪個境界。   嚴格說來,我投入現在這樣的生活,是為了練字、刻印、習武等等。   然後,遇到障礙了。   那一陣天翻地覆之後,勉強靜下來,卻赫然發現自己在面對書法、篆刻、武術時,整個力不從心。技巧之外的東西消失了,連技巧本身也沒了。   用武俠小說的話來說,就是武功盡廢。以佛教術語,就是既失法樂,又失俗利。   然後更糟糕的是,在這樣子的極度驚嚇之後,突然想起來,回頭檢視自己的錢包,再一個赫然發現,那些絕對不能動用的保命資金之外,我的現金只夠自己獨立活上兩個月左右。   連脫離現狀的能力都沒有。都三十來歲了,搞什麼啊我。   雙重的極度驚嚇。   再回過頭說之前的話題。   那些王八蛋胡搞瞎搞確實是他們的事,我控制不了情緒則是自己的問題。但是這兩件,放到同一個環境,乖的嚨叮咚,就這樣掛了一顆柚子。   尤其是,我很清楚情緒及包容力這些是自己必須超越的問題,否則一輩子成不了事。總不能看到什麼不順心的事就抓狂,抓狂之後就跑去心肌梗塞。   所以我決定直接去面對。就像修法或禪觀一樣,我就是要看你這念頭打哪來,嗔心從何生起,在面對的那一剎那,就像世尊說……。   啊。   啊幹……,喔不,不行,我要突破,世尊有說……藥師經有說……楞嚴經則是……色不異空空不異色受想行識亦……。   嗯?又來?唔……。不對。我知道,是的,我知道的,我很清楚。觀世音菩薩面前沒有好人,但是觀世音菩薩眼中都是好人。所有的事情都是因果關係但是處理時必須隨順因緣,必須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眾生因為煩惱障蔽沒有智慧而作出傷害人的舉動所以我們要生起更大的悲憫心來看待。然後滅渡一切眾生實……。   ……。   哇啊啊啊啊啊去死吧你們這些王八蛋看招九頭龍閃三重之極限通通下地獄去無有出期然後變成孤魂野鬼到處當阿飄馬上被斬魄刀砍九九八十一刀繼續下地獄去吧……。   啊?   我又輸了嗎?   顯然,這些問題,並不是記得許多經典、格言,或是人家在旁邊諄諄教誨就可以解決得了的。不然您瞧,我在抓狂前碎碎念的那一大串還不夠專業嗎?   就像之前柚子自己寫的,說到跟做到,完全是兩碼子事。知道再多佛法都沒用,面臨考驗時全然不得力。據說修行人會有魔王前來考驗。但是柚子還不需勞駕魔王,自己就先搞死自己了。   再以佛教術語說,這是實修之後證量高低的差別。   就算之前曾經有小小的心得,面臨到自己根本的問題,在一剎那間就過身去了。   第三重的極度驚嚇。   唔?三重之極限?   喔,好,都辛辛苦苦喇到這裡了,別扯遠了。   回來。   到這時候,不要說最近才有點深入佛法,就算是從小到大接受到的教育,什麼應對進退溫良恭儉讓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甚是閃啊躲啊忍啊這一些待人處事的技巧,你會發現,其實一點用處都沒有。   當你把本性從被框架好了規範中抽離時,會發現其中突然顯現的許多部分,常常是自己接受不了的。   所以說,人其實很難真誠的面對自己。真的。因為過於難堪。   至於柚子,都知道了,知道得夠多了,但是還做不到。暫時還別說突破,光是復原就都可能還要努力好一段時間,尤其是這一陣子身體受傷的情形,那是超乎想像的嚴重。   不過還活著現在。至少。   而且已經可以整理、寫出一堆什麼來了。雖然凌亂不堪。   這一段,就先當意外而且過於強大的考驗好了。   該去收拾收拾了。還有印章要刻呢。   啊?印章?還有多少沒刻我看看……,三……三十多方這個數字是怎麼來的……,我怎麼跟這堆朋友交代……。   ㄟ……,各、各位,最近天氣好熱哪……。   (飛奔去刻印章ing。) PC 2009-08-04 23:10:56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