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在這裡  寫這樣的東西
  • 126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溫暖

  話說,在柚子的人生中,遇到巧合到不知從何說起的狀況,想想也是不少。   (哈個茶。)   比方說走在街上肚子突然餓到不行然後方圓百里之內只有一家小館子好不容易撐到門口緊接著發現人家今天公休出去玩更慘的是熊熊發現忘了帶錢出門所以有開張也沒用只好再撐回家去吃泡麵先卻又停水停電泡麵早吃完彈盡糧絕中……。   ……。   不是吧。剛剛那是衰神附身帶賽的狀況吧……。(但是一定要拗成那是巧合不然文章寫不下去。……。)   ……。   ……。(差點斷梗好慌張。)   不過,那種狀況,回憶起來基本上是還能接受。真正不堪的,還是那種曾經甜蜜的巧合。(拗下去!)   比方說,以前我就常常在逛街時,突然想到她,接著再下一個轉角,「咦?怎麼你也來了?」   江湖上流傳的心有靈犀啊。   ……。   對,為了寫這篇文章我必須再把冷飯挖出來熱炒上桌。即使已經寫過幾百篇又幾百篇文,然後每一篇都說我不要再想她了,但是這一篇我還是要寫。如果開始覺得厭煩的同學請直接跳到下一段……。   ……。已經看到這裡來不及了是嗎?……。抱歉。請包涵……。   為什麼還要堅持寫她呢?   因為最近被問了一些很犀利(請注意,不是尖銳)的問題,犀利到讓我目瞪口呆晚上會失眠。不得不去翻那些陳年舊帳,好整理一下來寫新的文章回應。   感覺上其實是有一點點悲情啦。   基本上,柚子記數字帳的功力差得恐怖,但是述說跟她的陳年往事卻又強到不是倫。可能是那幾百篇又幾百篇文一直複習的效果吧……。遠目……。   至於有多強呢?請看呈堂証供。   來。好了嗎?請站穩了。(坐穩了也無妨。)   在西元2009年8月22日星期六到當天午夜12:00為止,我跟她分手的時間,經歷了八年八個月又二十三天過兩個半小時。若是要換算成天數的話……。   嗯?   怎樣?有沒有夠癡情/長情?在這一方面敝人是非常有天份的。請不要太誇獎我,我會驕傲。   ……。   慢著。   八年八個月又二十三天過兩個半小時……。這個數字會不會太驚悚了一點……搞錯了吧這個……。   我看看,根據<數字>那一篇的記載,是2000年12月30日分手的,記得是晚上八、九點左右的事……。   ……。   很不幸的,那個數字是正確的。   所以。   嗯……,是有一點如夢初醒馬上被雷打到的感覺。……,喔,我不抽菸謝謝。   ……。   不好意思,請各位稍待一下,讓小的去稍微撫平一下略為震驚的心情。(牆角劃圈圈ing)   ……。   可以了。   哇靠咧,柚子本人就這樣硬生生把自己晾在那邊八年八個月然後完全賣不出去是什麼情形啊?啊人生是能有幾個八年八個月啊……(眼角一滴英雄淚閃亮亮)。   再說,跟她在一起也不過區區三年半,然後思思念念快九年,這太傷本了顯然。   而且,放眼望去,俺這個年份的朋友們娶的娶、嫁的嫁,也突然冒出好幾個娃子來叫叔叔了。然後常常被颱風掃光行情看漲貴森森的柚子,竟然,竟然只有那幾百篇又幾百篇偶而還會失蹤找不到的文長相左右而已?!   好稀微啊……。   虛弱到想來兩瓶紅酒……。不對,我戒酒了。還是來杯紅茶就好。謝謝。   第一次有衝動想奔向婚友聯誼社去報名,看有沒有機會把那空虛的八年八個月補回來……。   喔對。為什麼會產生這一篇叭啦叭啦的文咧?這是要歸功於前面提到的,那些很犀利的問題。   而其中,堪稱通天犀的那一個是長這樣子的:「柚子整天哀哀叫這樣的寂寞,為什麼不找個適合對象交往以結婚為目標呢 ? 」   猴腮雷啊這個。   而且,柚子這一陣子剛剛好也是在整理舊文,順便思考一下俺的人生為什麼這麼貧弱的這個摩門特,就看到這等犀利的問題來督促我,實在是巧合到不行啊這個世界。   瞧,柚子寫文章有前後呼應到喔各位客倌。 -------------- 上面是喇賽文以下熊熊轉進文藝偽青年模式整個跳tone跳很大之分隔線 -------------- -------------- 嚴格說來前面的叭啦叭啦其實是序文從此開始進入正文之又一條分隔線 --------------   那麼,在這樣的時刻,我將期待溫暖以怎樣的型態上前來?   或者,應該這麼問,既然期待著某種溫暖,我該怎麼做。   「汩餘若將不及兮,恐年歲之不吾與。」、「日月忽其不淹兮,春與秋其代序。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遲暮。」   《離騷》這幾句話,這些時候總在心中迴盪著。   上天下地去追尋一種美好,最後彳亍於荒煙漫草之間,悲懷不止。   那樣的心情,牽動著兩千多年以來的人心。   儼然孤獨無侶。   而我,確實渴求著一種溫暖。   也許是一種理解,一種關懷,一種支持,或者說,一種家的感覺。   他們說,那,婚姻應該是最接近的了。   婚姻是嗎?   說不曾羨慕過周遭那些已婚的好朋友是騙人的。當然,我知道他們還是會吵架,並且會有各種跟以往截然不同的問題出現,包括經濟,包括小孩子。   婚姻生活並不是童話中的王子跟公主,從此負責幸福快樂就好。   我很清楚。而我只不過是羨慕他們那樣安定的模式。因為安定,因為有共同注目的方向,所以一起走著。   就像他們說的,不會蒸發。   是的,我是水瓶。但我是可以拿自由去換安定的水瓶。   和當時跟她在一起時一樣。   只是,眼前還是不敢孤注一擲。畢竟,自由這件事,對水瓶來說,那天生沉重的份量是不可以忽視的。   很像一個小孩子,攢著手裡僅有的一點點零用錢,只夠買一個小小的東西。而逛遍整個市場,那一點點零錢越攢越緊。   因為那一次連自信心都崩毀的情況,讓我花了將近九年的時光,依然只敢在感情之外遊走。   很接近十年怕井繩了。   當被問到,「為什麼不找個適合對象交往以結婚為目標呢 ? 」   我其實是啞然的。   先不論其他,單是心防這一關,我都不一定有把握過得去。   相知,相惜,相處,相伴,然後才有可能婚姻。是吧?   所以,關於以結婚為前提這樣的問題,我現在還沒辦法回答。   也許還太遙遠。   但是,我確認,終究還是會有答案。也許過一陣子。   也許。 PC 2009-08-22 16:16:2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