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在這裡  寫這樣的東西
  • 1266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占卜.題外話

  那一串文章落落長寫完之後,這兩天回頭去看,發現這些文字,對於自己在網路上的形象,好像有點不是很良的影響。   怎麼說呢。   以前在老朋友的形容之下,柚子應該是長袍摺扇,右手筆左手劍,篆刻刀外加炒菜鏟這樣十分優良的古代書生形象。   但是那兩篇<占卜>看起來,好像家裡的桌上、架上滿是烏龜殼、水晶球、塔羅牌、紫微斗數、道家符錄這些有的沒的玩意兒。搞不好半夜會披髮仗劍在月亮下面禹步踏罡借東風,然後白天騎著木牛流馬去上班之類的。   並沒有好嗎。   柚子只是因為接觸過一些正常人……,不,一般人比較少去接觸的東西,然後認真思考過一些事情,醬而已。   真的。   真的!   真的啦!!(不可以在人家部落格上懷疑作者的威信!這是禮貌!)   (即使這些話怎麼看都很虛……。)   (……我們可以回來正題嗎?)   那些東西,尤其是技術方法之類的,只要事過境遷,我就差不多全丟了。因此,您叫我占個塔羅牌,我會開電腦找網路上的程式幫您解惑;要是想討論八字、紫微斗數,我會去拗學長上場。至於道家丹鼎符錄這些神秘學的部份,我們隨便聊聊聽過就算了……。   但是,柚子之前會去接觸那些事物,並不是無聊搞心酸而已。   除了天生好奇心重這個原因之外,主要是不喜歡被騙的感覺。尤其是心靈、思想上的東西。   投資失敗賠錢是一回事,若是因為算命改運然後花冤枉錢,甚至搞到人財兩失,這我不能接受。   當然,俺個人的條件,是沒有「人財兩失」這方面的問題。我這是為身邊的人著想……。(請讓柚子偶而當一下體貼的好人可以嗎?……。)   因此我在能力所及之下,就盡量試著去搞清楚那究竟是怎麼回事。   於是,繞這麼一圈下來,我可以確信,八字、紫微、塔羅、占星等等這些所謂的雜學,真正的理論根柢其實是博大精深的。就是那些道法異術神奇的事情,我的觀念也是「不可以因為沒見過就說他不存在。」   同時,也是因為繞這麼一圈下來,遇到那些江湖術士,通常也能很輕易的摸清楚對方的底細。想唬我?回家修練個兩百年再來吧啦啦啦啦。   「不過,柚子,那些東西你也只是接觸過一些皮毛而已,怎麼可以說得那麼篤定?」   很簡單啊。西洋占星術這些,有一把好朋友可以諮詢,我自己可以跳過。中國傳統的部份,八字、紫微等等,我就去找他們最原始的典籍,比方說《易經》這些。另外要找的,則是歷代大師的記載,比方說袁天罡、邵雍這些人。不只筆記小說,正史上都有方伎列傳,資料其實是很容易找的。接著,這很重要,是另外要去找一些古今中外江湖騙術的故事,這等於是打預防針,先有個底免疫再說。   而看過那些,再回來看這些江湖走跳人士,哼哼哼哼,哇哈哇哈哇哈哈哈哈哈。   至於那些神奇的道法異術,我就直接去看《雲笈七箋》這一類的道書。沒記錯的話,上面連五雷天心正法的符印都有。再說,現在這個時代,隨便估狗都可以估到古代傳說萬金難換的祕笈,不找來瞄一下太可惜了。   柚子的觀念,說來其實就是打蛇打七寸,直接找源頭重點。至於後世的發展,稍微推論一下大致上也是八九不離十。   這樣一來,會被矇到就不是那麼容易了。甚至還可以拿來唬人。說來可悲,柚子還真遇過叭啦叭啦頭頭是道的大師,被我用從袁珙、李淳風等人的傳記上學來的理論,一句話巴死。   事實上,在接觸那些所謂雜學的當下,柚子是相當認真的,還會到處收集資料。直到我搞清楚他們的思想、準則以及極限為止。   尤其是極限。當發現這些事物的限制之後,我就一腳把他們踢開了。   而,這也是柚子對於佛學那麼有興趣的原因了。我至今還沒看到佛學有所謂的極限。更重要的是,我發現佛教的東西「很好用」。   簡單說,在了解一些佛教的事物之後,再回頭看以前所學的東西,過去摸不著頭緒的,一下子都清楚了;有些甚至還增進不少。比方說練拳,根本沒在練習,但是對於武術的體會竟然還超越過去,跟人家對練也很少落下風,這就有趣了。   若是真要比較的話,嗯,道術方面,並不是真的學過,也複雜到不是柚子能力所及,暫且不談。其他的話,像是占卜術,通常只是顯示出到占卜那一刻為止的現象,所以關於過去的闡述,經常是相當神準的;不過,對於未來的部份,雖然能夠有所提示,甚至明示,但是似乎沒辦法告訴你趨吉避凶的根本原則。   比方說,命盤顯示,明天你會有一百萬美金的進帳,但是會被車撞到很嚴重。我們暫時先不管這話準不準,反正你今天是什麼事都不用做了。一般來說,應該只會在那邊一則以喜一則以憂,搞不好還會失眠。   因為你只看到這樣顯示出來的可能性。而這些可能性,是由於以往一些「神準」的印象,所以你會選擇相信。不過,你並不一定能夠知道這些事情是怎麼來的,以及為什麼會這樣。只見到現象的緣故,於是心亂。   人生活得這麼坎坷是為什麼?   遇到吉兆,還沒趨近,先爽到吃不下睡不著;遇到凶兆,尚未避開,又是憂到吃不下睡不著。   心不安。   不安定的心神,憑你怎麼占、怎麼解,大師們又是怎麼神準,都無法改變什麼。   更甚者,原本只是心波微盪而已,占卜結束之後,反倒是掀起翻天大浪。這不是自討苦吃嗎?   所以,柚子跑去看佛學的東西。   當然,以柚子這種搞怪的個性,一般拜拜念經,木魚叩叩叩然後噹一聲回家睡覺這樣的形式,是絕對不可能吸引得了我的。尤其是那種環境,平均年齡在六十歲以上從來沒有辣妹的地方,我怎麼可能……。   啊。   沒,我沒說什麼。剛剛那是誤植,請大家自行略過。   回來。   按照慣例,我依然是一頭栽進根本經典裡去。這回是大藏經。最近兩年拿到電子版的全套大藏經,還真有如獲至寶的感覺呢。   慢慢的,我稍微搞清楚釋迦牟尼佛他老人家到底是在說什麼來著。也發現,佛教的精神、義理,並不是一般印象中的那樣硬梆梆很無聊,而是非常活潑,非常圓通自在的。   換句話說,柚子所了解的、所見到的世尊的法教,跟現在一般習見的形式有很大的差別,在觀念上好像也常常不大一樣。   舉個例子來說好了。   有一位子女大都在美國的老人家,因為突然的意外而往生,告別式之後過一段時間,要把骨灰請到美國去跟老伴合葬。但是問題來了,從美國回來的家人,臨時找不到地方可以暫厝老人家的骨灰罈。異常傷心的一家子,在不知如何是好的情況下,展轉找到一位佛教師父幫忙,可以在寺院裡暫放一段時間。   更大的問題來了,全家都是基督徒,包括那位老人家。然後基督教徒的骨灰罈,要暫時安放在佛教寺院裡的觀世音菩薩腳下,這怎麼想好像都不搭嘎。基督教、天主教各有規矩,而佛教則有自己的儀軌。怎麼辦?大家有點傻眼。   但是,這問題後來居然很簡單就解決了。   首先,在骨灰罈要請進寺院的前一天,那位法師去找一個原本就認識的天主教家庭,借了聖母瑪利亞跟耶穌基督的雕像,先供在殿內。   「老菩薩,還有家人都是基督徒,看到這個比較有熟悉感。」   接著,找個人上網去找基督教聖歌的歌詞以及歌譜,還去YouTube上搜尋影音資料,甚至直接找當音樂老師的信眾來教唱,然後寺院裡的人,晚課之後連夜練習<奇異恩典>。   隔天,大家把骨灰罈珍而重之的放在聖母瑪利亞腳下,然後一群穿著袈裟的出家眾,跟一群穿著海青的在家居士,在那邊「奇~異~恩典~,何~等~甘甜……。」   你可以想像,那一個基督教家庭在佛教寺院大殿裡泣不成聲的狀況嗎?   還有啊。最後要把骨灰罈請出去準備出國那一天更狠。法師直接商請了一位牧師來。對,沒錯,是.牧.師,還在神學院教書呢。大家先誦佛經,然後唱聖歌,然後聽牧師講道。   柚子我就此心折。不,五體投地。   「很怪嗎?不會吧。一個家庭突然遭逢這麼大的變故,心都亂掉了,先把他們的心安下來再說。」   「誦經?往生的老菩薩不一定聽得慣啦。」、「大家唱聖歌不是也很好聽嗎?」   「那兩尊?你就叫他們聖母瑪利亞菩薩跟基督菩薩就好了啊。有什麼差別?」   佛法確實應該是這樣的沒錯。智慧心量、善巧方便都是廣大無涯岸。先把眾生的心安住,在發生那樣大事的情況下,能夠止住哀傷,也不會因此傷到身體,其他的再說。   對了,柚子從哪知道這故事的?   這是柚子親見的。處理這件事跟說剛剛那些話的人,是柚子的師父;而上網去找聖歌、聯絡音樂老師的,正是柚子本人。   而這些事情,跟柚子在大藏經裡所見到的,並沒有差別。甚至,是因為看到了這些事情,所以我才搞清楚了大藏經裡很多觀念。   可以看到、體會到不同於流俗所見的佛教,並且有能力,可以經由藏經來確認是否偏差,這是柚子幸運的地方。   還有啊,不是都說了嗎,「英雄到老皆歸佛」。柚子不是英雄,但是既然連英雄都會那樣了,我們這等資質,當然是要早一點起步比較好。   我只是這樣想的。   就醬。 PC 2009-09-12 17:56:4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