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在這裡  寫這樣的東西
  • 126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轉化

  柚子練拳練得最認真的時期,是大學時在社團,跟一掛根本就是武癡的朋友,三不五時就一起乒乒乓乓練習對打。   明明不是專業人士,也沒人想藉這一門功夫在日後討生活,但是我們這一群練得比誰都認真。或許只是因為興趣,反而不會計較得失、經濟效益這一類的問題。時間到就練、湊在一起就打,不練不打時,幾個人聊的也都還是武術。   江湖傳言的志同道合啊。   而在我們這個小圈子中,跟柚子對練聽說是最辛苦的。尤其是練習散手。   柚子是半個左撇子。說是半個,是因為小時候被矯正過來,所以大部分動作是右手為主。但是拿剪刀、菜刀這一類的傢伙,怎樣就是改不過來。大人們看到我只要用右手拿刀就會割到自己,也就隨便我了。   沒想到這一點在對練時反而容易佔上風。一般人慣用右手,也就是說,左手頂多用來牽制對方,主要的攻擊還是在右手。但是柚子卻是左右開弓,甚至某些動作做起來,左手威力比右手還大。加上方向跟人家相反,對手常常搞不清楚是怎麼被我的拳、掌給貓到的。   再加上柚子的打法有時相當刁鑽。可能是個性的關係,我很少正面攻擊,常常繞到人家側面再一掌扒下去。有些不習慣柚子這種打法的學弟,反應慢一點的話,有時甚至會被我繞到背後去。   而要是對上那幾位功夫比柚子扎實314159倍的朋友,柚子通常繞不過去。這時候我會換一個更刁鑽的策略:衝一步上去,對方一拳打出,我卻順勢整個人挫一步蹦回來。這樣對手的攻擊不只落空,有時手被我搭到一帶,對方往往會重心不穩而整個往前撲。   這一招不是練拳時學的,而是早期打網球的習慣動作。那時學網前截擊,不只橫向動作,有時也必須衝回底線救球,因此不回身直接後退也是訓練重點之一。狀況最好那時候,柚子那一挫大概可以蹦兩公尺遠。沒想到後來練拳,這個習慣動作也被我拿來運用。   於是「靈活的胖子」之名不脛而走。   ……。   「喵的死柚子,你自吹自擂的炫耀文寫不膩啊?」「你的意思是說你很強可以一個打十個就是了?」   打十個?那有什麼問題?只是一場打完,靈活的胖子應該是會直接變成靈活的胖鬼不會錯。   ……。   不是啦。前面說了啊,我們這一群都是業餘武術愛好者,私底下玩玩還可以,遇到真正高手那是直接玩完。   柚子就被電過。而且電得很慘。   記得有回是這樣。柚子陪一個朋友練習對打。一交手,我當然是按照慣例,跨一步往對手側邊繞過去,哪知道他輕輕巧巧換個腳步,腰一扭身形一轉,砰磅一拳正中俺下巴。   我大驚之下當然馬上變換策略。於是往前衝一步,搭到對方的手,我步子一挫正要後坐,馬上又是砰磅一聲。   這一拳不重,但是因為剛剛好正中心窩,柚子差點站不起來。   連挨兩拳都是秒殺。   後來才知道,我這朋友沒多久前才去參加全國性的散手擂台比賽,是中量級的冠軍。   所謂千金難買早知道啊。早說我死都不會上場。   不過也是因為挨了這兩拳,才知道什麼叫做「不招不架就是一下」。專業跟業餘的程度就差這一下。   那一下,天差地別。   而如果更進一步。那差別,不只是因為技巧,或是訓練程度的問題,也是因為性格的關係。   如果借用金庸小說裡的人物,柚子的打法比較接近東邪黃藥師的風格。三虛一實、甚至七虛一實,繞來繞去等對手眼花了才來重手。但是對手如果不管你的花招,扎扎實實的出手,那再怎麼變招其實都沒用。   柚子會挨那兩拳,就是因為不必要的動作太多。被對手抓到節奏,我就只好乖乖讓他打。   而話說回來,會使用大量花招,其實就是一種膽怯。   黃藥師的虛實變換,是誘敵的技巧:引出對手的破綻,一招了斷。而柚子的花招,其實是不敢讓敵人進身,拼命把人家阻擋在門外。   一樣虛虛實實,還是天差地別。   再細分的話,對我而言,無論是中宮直進或是旁出奇兵,當對手出手那一剎那,要求自己身形不往側偏、不往後挫,是非常困難的事情。換句話說,要我身心不動,直接了當破解來招,很難。   我會下意識躲一下、縮一下,然後出手。而就差那一剎那,砰磅一聲。   不是柚子學到的武術不行,也不是技巧不夠熟練,而是心理的障礙不容易克服。   我記得以前看過一篇清代的筆記,提到槍術的運用:「手同則爭目,目同則爭氣。氣之運也,久暫稍殊,而勝敗分焉。」   說到氣,總是有很玄的感覺。而這裡提到的氣,說穿了,不過就是膽氣,以及應敵時寧定的程度。   這還是性格上的問題。那種影響,不只是擂臺對打的勝負之分,也關係到平常處事的成敗。   面對問題,第一個反應是閃躲,還是面對?而必須面對時,是否可以乾淨俐落?是否夠圓融,還是可能傷害誰?   就是那一個念頭開始,事件開始發展。   說真的,練拳還真是挺好玩的事情。 Ps.圖片:網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