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輕盈

關於部落格
在這裡  寫這樣的東西
  • 126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模式

  你說,我所描述過的那些藍圖,應該只是自己想像的美好吧。   其實不是的。   曾經有那麼一段時間,我的生活是自己的。幾乎。   那時候還在台北,租了個小地方,有一份收入不多,但是相當清閒的工作。因為排的幾乎都是早班,沒事的話,下午三點之後就下班了。   下班之後,我會逛個書店、到朋友家坐一下,也許到附近的超市買點東西回家下廚。當時還沒戒酒,若是夏天,兩瓶啤酒也是少不了的。   當時的宿舍,沒有電視,甚至沒有網路,但是有滿屋子的書看不完。看書看出心得,或是想到寫些什麼,就去附近的網咖待上一、兩個小時。而在這之外,我就刻印章。   因為正職收入少,又在那樣高消費的地方,於是開始接印章來刻。生意還不壞,剛剛好夠拿來買書、買印材。   我的工作養活我自己,而篆刻等等技藝就靠他們自己掙錢延續下去。當時,甚至還教太極拳,教拳的束脩又剛好拿來包紅包,繼續去老師那邊學。   只差沒有交女朋友了。也幸好沒交女朋友,否則還真忙不過來。   上班、看書、篆刻、書法、練武、寫東西……,看起來每天晃來晃去,時間卻是不夠用的。這還只是柚子宅在家的部份,要是再加上跟朋友三不五時的聚會,那樣的忙碌,是分身乏術那種。   這生活大概維持了將近一年吧。很忙,也很累,卻是到目前為止最扎實的一段時光,也是心最安定的時期。   看印章就知道了。到目前為止,自己最滿意的印章,還是那時候刻出來的。那個時期,有種安穩而寧定的感覺。像是這一方,之前拿來寫過文章的「安貞吉」:
  後來,我一直刻不出這樣的味道。即使技巧有些進步,但是表現出來,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心不安,印章也就穩不下來。   後來,後來我面對到的問題,是現實上的。並不是自己的問題,還有其他。其它,也就不足為外人道了。   那是預期中的狀況,卻比預期來得迅猛而惡劣。   糟到曾經閃過一絲絕望的念頭。   所謂絕望,是你知道會發生什麼事,看著事情發生,然後無能為力。無能為力,卻又脫不了身。   用戰場的說法來比喻應該很恰當:被包圍在最後的陣地,看著敵軍不斷增援,火力不斷加強,而你只剩下一把手槍,一些子彈可以用來防禦。   更糟糕的是,你正等著敵軍攻擊,試著在攻勢中找出空隙來脫離戰場,偏偏敵軍卻又按兵不動。   那一絲的絕望,是因為這樣的恐慌而來的。   而帶著恐慌的狀況,逼著我脫離那樣已然成型的,自己的生活。直到現在。   能說什麼呢。   是不能說什麼。   往好處想當然也可以。畢竟,這樣的困境不是常常有的,遇到了,就好好處理它。這麼幾年,這麼慌亂的經驗,對於日後,包括技藝的部份,未嘗不是好事。   只是這一刻難挨。   我們話說回來。   那樣我所期盼著的生活,其實是已經實驗過,自己真的喜歡,從而修修改改出來的藍圖。一個附庸風雅的小人物模式。   只是因為現前的困境,我只能先把藍圖捲起來,試著擔負一些,所謂的責任。   而寫著,不過是提醒自己,不要忘記了。   還有一份藍圖,只是必須先收起來。這樣而已。 Ps.1.圖片:飛翔中的台灣藍鵲是朋友拍的。印章是柚子之前的作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