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輕盈

關於部落格
在這裡  寫這樣的東西
  • 126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當年

  是哪時候拍的呢?我想想……,按照裡面出現的人物,應該是我大三的時候吧,民國八十七年,西元1998年。沒記錯的話。   那是跟著社團老師、同學們在學校附近一家餐廳吃飯,好像是臨時起意的合照。當時社團練習的進度,我們這一批早期人士開始練太極了嗎?不確定……。不過那個兇殘的八極拳跟劈挂掌,應該是有個段落了沒錯。也許還有一點點六合螳螂。   對,應該還沒練太極拳,或者剛剛開始而已。柚子看起來還沒變成圓圓大白柚。   練太極拳之前,柚子只是不瘦;太極拳開始有個樣子之後,變成瘦不下來。顯然,後來的訓練,確實是讓我真正體會到太極拳的精神了。   不然,瞧,如今每一個脂肪細胞都具備了鬆沉圓整、沾黏連隨的纏絲勁神功,整個賴在身上不走。   太極拳果然無比奧妙。   嗯?   喔。柚子是哪一隻嗎?   正中間那一枚啊。衣服上有CK字樣的便是。   真是溫馴可人、天真爛漫的形象啊。跟現在對照起來,實在是今非昔比。所謂歲月不饒人,請大家好好思索這樣的人生大道理。(遠目)   對了,老友夢公之前在這部落格上說的,整隻散發著粉紅色光芒的柚子,就是這個時期。   說來當時也是一個彩色的時期,每天忙得不亦樂乎。沒記錯的話,除了很不用功的功課,在系學會、班上、社團都是學生幹部;而身兼數職之外,還跑去校外學篆刻跟書法;山上山下奔波的當兒,就順道跟女朋友約會。   那時候跟女朋友感情正好。   ……。   嗯,對了,現在回想起來,現在的我,大部分的觀念、生涯藍圖,好像就是在那時基本定型的樣子。   沒錯。是那時候。   我記得,在那一年之後,也就是我大四的時候,曾經跟女朋友討論過一件事情。   她說,我應該很適合當業務員,一定可以拿到很棒的業績。   我幾乎不假思索的回答說:我不喜歡一直追求數字。而且還是人家給我定下的數字。這個月預訂一千萬、下個月要到兩千萬、年終破億的話有獎金……。業務員的工作模式我再清楚不過了,那操勞是沒日沒夜的。而要是就這樣工作二十年、三十年,除了薪水、獎金之外,最後什麼是自己的?到最後還要學著退休,不然不會過日子,這不是很可憐嗎?別人可能很喜歡那樣的生活,覺得有個固定目標。只是,是我,我並不喜歡啊。   諸如此類巴啦巴啦。   幾乎不假思索,應該就是存念在心許久許久了。   當時,她沒聽懂,或者聽懂了,但是不贊同。後來,我跟身邊的人說著這樣的觀念,也沒幾個人聽懂,更不要說支持了。   於是我就這樣想著,看著,走著。十年了吧。   應該是以前從書上或是哪裡見識到的想法。人的一生,在成人、完成學業之後區分成工作跟退休兩個階段,是源自於西方的觀念,尤其是工業革命之後,社會型態全然轉變。到後來,就出現了生涯規劃,以及衍生出的各系列顯學。   而像我這樣的古早青銅水瓶,當然是比較喜歡中國古代士人的觀念:沒有工作跟退休的差別,只有出、處不同。   這絕對是宣統年間之前的觀點,而且是知識份子特有的。所謂的出,就是做事,通常是當官,或是當幕僚,建立所謂的功業;而處,就是沉潛在家涵養學問。   而重點是,無論出、處,這些人其實都很懂得生活。不說別的,宋代晏殊、歐陽修那些個詞,很多精采的篇章都是當大官時寫的。而明、清以來許多筆記小說,所記載文人雅士的生活情調,也經常是這些知識份子在人生不同時期所記錄下來的。   要是換成現在當官的,至多,應該也只是發發新聞稿,解釋他並沒有胡搞瞎搞而已吧。不過話說回來,新聞稿通常還是幕僚的作品。   當然囉,現在不是康熙爺在位的年代,社會政經型態是截然不同,不能作這樣的比較。但,我確實很想擁有那樣的心境。   懂得生活,恆常寧定的心境。   只是想讓這一生的腳步,可以緩慢而堅定,踏實的走完就好。沒有太華麗的夢想。   說來,我只是不想追隨那樣浩浩蕩蕩的,大江大河型的主流。可以的話,我想要的型態,就是山間清淺的小溪,細水長流,而每一個小小的轉彎,都有各自的景色。   用陶淵明的話來說,就是世與我而相違。   不過我比較幸運,可以遇到不相違的人,而有相同的夢想。   轉彎處,注入一道新的水流。匯合,並行。   再回頭,想當年,確實是今非昔比。   風景,已經不一樣了。 Ps.圖片:學校社團老照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