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輕盈

關於部落格
在這裡  寫這樣的東西
  • 126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規矩

  我會做一些料理,但是不會做點心,尤其是西點。   真的。怎麼做怎麼失敗。了不起來一份英式三明治,以前在餐廳學的:烤土司夾生菜夾番茄片夾黑橄欖酸黃瓜片,幾片燻肉,美乃滋醬,最後用牙籤固定,切成四等份三角形。   不過,好吧,三明治勉強算是點心。但是會夾三明治,跟會做西點還是兩碼子事。   她聽了,轉過頭來問:「你不會使用量杯、磅秤做菜,對吧?」   是啊。你怎麼知道?   做菜不就是材料準備好,然後依序下鍋,然後調味。當然,也有些料理是沒什麼先後差別,一起下鍋,開小火去燜就是了。比方說東坡肉。   份量當然沒有固定啊,看看多少人吃嘛,大約的量就行了。調味料也是,只是要先淡一點,再慢慢調整,味道不對的話比較容易補救。   「所以你沒辦法做西點啊。」   是嗎?   「是啊。」   所以,後來兩個人一起做起司蛋糕、戚風蛋糕,還有布丁時,看到那一堆量器、模型,是有點傻眼。   「先幫我量一下砂糖的份量好嗎?」   喔。我看看,細砂糖七十公克……。啊?居然是量到0.1公克的電子秤?……70.1公克,可以嗎?   「可以啊。一點點誤差沒關係。」   喔。   嗯?八吋蛋糕全部只用這幾個蛋?夠嗎?   「已經很多了。」   我做個烘蛋都要用上六、七個才夠說……。   「你在嘟嘟囔囔什麼呀?來,幫我把蛋打勻。」「……,啊,打均勻就好,不要打發啦。」   喔。   「你等一下喔,我先把巧克力拿去隔水加熱……。可以幫我打鮮奶油嗎?」「喔,這樣還不夠,還要再多打一下,不然等一下沒辦法成型。」   ……。   好吧。我認輸。我真的不擅長西點這玩意兒。   個性上的不擅長。   別說中菜,我做個西式排餐的醬汁,也都還是堅持用心情來度量。拿個量杯在旁邊,我會慌了手腳。   不過,話說回來,是這樣,所以,我可以做出還不差的料理,但是很難達到專業的等級。   所謂的專業,是一百盤、一千盤同樣的菜,全部同樣的味道。而今天的味道,就是十年後的味道。   而柚子我,則是十鍋東坡肉,會有十鍋不同的味道。包含失敗的味道,大概有一成左右的機率。   不只料理啊。印章也是。   我有時候會刻出一、兩方自己都覺得不錯的印章,但是數量再多些,就會開始走樣。   書法也是。前兩個字可以很美,到第三個字開始就怪了。於是一整篇下來,沒幾個字可以看。   所以柚子至今沒辦法寫書法作品;人家要我刻印章,也是要看我狀況,甚至是心情如何。等個三、五年才拿到印章算是正常的。   還有武藝也是。還有……。   換句話說,柚子目前沒有一項技藝到達專業水準。拿來當飯吃,一定餓死不會錯。   而這,是因為基本功不足啊。因為基本功不足,所以沒有穩固的基礎,更不用談進階變化了。   因為我從來不肯乖乖的照規矩來。   不肯照老師交待的,去乖乖臨摹個兩、三百方漢印;也沒有依老師教的,從篆書、隸書、行書、草書、楷書這樣一路臨摹下來。練拳嗎?一年有完完整整打過十趟拳架,那已經是相當用功的狀態了。   我不是一直在晃日子,相反的,這些年我持續的去接觸這些技藝,並且找了許多相關的書,相關的人、事,不能說不認真。只是,從來沒有規規矩矩用功,是我最大的問題。   這些技藝,我很快就會了,也很快就熟練某些技巧,然後就此打住,轉去摸其他的事情。   所以會很多東西,但是沒一個稱得上專精。即使從未放棄,但是也從未深入,總是維持著一種不溫不火的心情,遊走在專業與非專業之間。   創作或是隨便哪一項技藝,當然不能是緊繃繃的。只是,可以興之所至的創作,怎麼說都是後期的事情。   我是發覺,接觸篆刻、書法、武藝……等等超過十年,卻表現不出這個時期應該有的程度。直到這時候,我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少是忽略、或是沒做到的。   不是不能,是不肯。   有人說,「柚子,你辜負了你的資質。」   好重,但是好貼切的批評啊。   不過,還好,還勉強來得及。   實歲三十四歲的年紀,還能壓縮一點時間,把空格補起來。 Ps.1.圖片:之前刻的印章,「無咎」。 Ps.2.這一方印章之前用來寫過文章了:http://mypaper.pchome.com.tw/ericsky020/post/1310658541 而且這篇的分類不在「雕蟲小技」。不過,這文章的心情,倒是相當符合當時刻這一方自用藏書章的目的。所以找出這一張角度稍稍不同,還帶點手震的圖片來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