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輕盈

關於部落格
在這裡  寫這樣的東西
  • 126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俗啊

(「俗人一枚」是也。)   第一次看到「媚俗」這個詞,是大一的時候。喔對,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那本讓當年的柚子頭昏眼花了一個學期的書。   而第一次覺得自己俗氣,也是那個時期。比方說,人家問,「柚子你喜歡哪些書?」於是我就很認真的報出當時自己書架上的書名,然後越報越小聲。   因為看到人家不耐還有鄙夷的表情。   是啦。我承認,以整個世界文壇來說,綺君、愛亞、張曼娟他們,跟珍奈法蘭姆、吳爾芙這些人是不同等級的;劉墉、林清玄等人,跟喬伊斯、卡爾維諾、米蘭昆德拉等也不能相提並論。   而,喜歡看他們的書,又不代表我是壞人。   不過話說回來,在課堂上看著大家唇槍舌戰,爭論著卡謬的作品所表現的意象,而柚子就坐在那邊張口結舌,確實也覺得自己俗氣得緊。   喔,對了,要講俗氣,還有一件。那是在學篆刻的時候。當時除了學刻印,偶而會有同學帶印材去給老師評鑑,於是也看了不少好東西。而在下我,常常就在旁邊嘖嘖稱奇:「啊,這個好。這個很貴,要很多錢,真是好石頭。」   等到白眼接收次數多了,我才慢慢學會說,「嗯,這方凍石質地清透凝潤,上頭的巧色紐更是神來之筆,品相極佳,不可多得的石材啊。」   要媚俗,我們也是學得很快。   是媚俗。   用一堆現成的形容詞以及套語,在某個圈子中表現自己也是懂得這個的,甚至有相當的品味。這動作,不就是媚俗?   或者說,媚雅。   所以,到後來,我已經不去管那些俗不俗、雅不雅了。我只是把自己擺出來,這就是柚子,現在這時期、這程度的柚子。   就像我刻印章。   齊白石、吳昌碩,很好,非常好,我也知道好在哪裡。所謂老辣雄健。但是那不是現在的我所能企及,所以我不學。   是現在不學。   因為我知道自己學習篆刻所需要的次第。現在的柚子,必須從規規矩矩的漢印,或是從趙時棡、陳巨來這些大師的風格中,去找自己的出路。等穩下來了,再來談變化。   所以當聽到某些人極力勸說我去學那些豪放寫意的印風,就會不禁冷笑出來。   懂什麼呀。他們看到的是,在拍賣會場上一方吳昌碩的印章有多高價,於是照搬美術雜誌上的評語,來告訴我說:「柚子,你要好好學習這種風格,不要只是去討好普通人。」   您錯了。我不想媚俗,也不願意媚雅。只是剛好刻出這樣的印章,又剛好有人喜歡。   這樣子而已。 Ps.圖片:最近刻的印章:俗人一枚。雖然是女友大人御用藏書章,但是因為蠻喜歡的,就借來當刊頭照片,順便寫寫文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