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輕盈

關於部落格
在這裡  寫這樣的東西
  • 126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對付」

  是喔,你想知道她是怎麼對付我的喔。   好啊。我試著描述看看。   喔對,墨鏡準備好了沒?這篇,想當然耳,又是一篇閃光文,有誰閃瞎了我不管。   好。來。   我想想。她是怎麼對付我的,所以我才這麼乖……。   嗯。   事實上,喔,我記得說過了,幾乎所有的朋友第一次看到她跟我站在一起,都會立刻把我拉到旁邊偷偷摸摸問一句話:   「你拿了什麼給人家吃?」或是「你真的沒施什麼茅山術之類的玩意兒嗎?」   蛤?   「不然憑你怎麼把得到這個等級的美女?」   喔。那是一開始她要跟我學太極拳,我看這妞挺不錯就一拳打昏拖回……。   不是啦。我隨便說說的。   ……。   真的啦!你那懷疑的眼神是什麼意思?   我當然也是心知肚明啊。憑我,一個準中年胖子,長相跟帥沒關係,存款數字跟體重數字成反比,而不穩定的收入,也常常趕不上固定開支。連送她去學校上課進修都只有歐都麥,害她必須忍受風吹雨打。   而她,不說別的,自己早買房子了。   ……。對耶……,她跟我在一起真的是瘋了……。   不是啦!又在亂扯了……。   回來。   如果按照我之前「門當戶對」的理論,我們這一對顯然是不對盤的。從一般世俗的角度來看,我好像真的是高攀得過份了。   可是,真的是高攀了嗎?   這麼說吧。我常常稱呼她「公主」,而稍微有點歷史知識的人都知道,非皇室的人跟公主在一起,叫做「尚主」,有攀龍附鳳的意思。而尚主的人,就是所謂的駙馬。   就像我一位學長說的,「柚子,你叫她公主還真是理所當然。」   因為從外人看來,我確實是在「尚主」。   但是對她來說,「公主」這個詞還有另一層意思。   那是,所謂「公主」,是用來寵的。   ……。   好吧,我知道這一句非常閃光,請各位加強墨鏡的偏光性。……蛤?來不及?瞎了嗎?那請節哀。   我們繼續。   公主是用來寵的。而寵愛,不是用說的。   聽她說,陪她笑,幫她提重物,跟著她逛街,隨時注意她的需求,累了還要幫她按摩。對了,本人還有升級版的全身精油油壓,讓她的朋友羨慕到不行。   基本上,一個男生把妹會用上的招數,在我手裡通常只會更細膩,花招更多。   而,是啊,沒錯,談戀愛的男人什麼招數使不出來?   但是,有誰知道,我對一個女孩子的新鮮感,還有耐心,一般來說,頂多只有半年就會膩?   是的。柚子我其實是很花心的。而且我的桃花重到絕對可以讓我四季如春。說來詭異,這麼個不起眼的傢伙,總是不斷有人看上也不知道是怎樣。   這一點可能連我的結拜兄弟都不知道。畢竟,我之前有足足八年多的空窗期,看起來就是專情好男人一枚。   嗯?剛剛這一大段很怪嗎?   不,因為經過這些年,以及這些年的遭遇,我終於逐漸了解我自己了。所以我知道我的缺點。或者說,弱點。   而因為知道自己的缺點,所以我很清楚,應當追求怎樣的伴侶,才可以讓如此不完美的人,逐漸趨向美好。   開始知道了,我需要的,不是那種可以到處炫燿的美色,也不是那種讓我少奮鬥三十年的財富,更不是那種發洩慾望的肉體。   我需要一個,伴侶,「因為對方,使兩個人一生都處在最好的年齡。」   她成就我,我成就她。是我們。   從2005年的那一篇<代簡介>,還有去年年初寫的<著色>,到現在,我依然守著這一句話。   當然,也是因為在這些年中間,在那特殊的地方,我學到了很多事情。比方說,因為讀到這一句話,讓我知道應該要怎樣對待我的伴侶:   「汝是誰女?為誰守護?」   跟你在一起,是要守護你、支持你的。不是我爽就好。   真要說,就是「誓約」。   這對男生、女生來說,都一樣。   嗯?喔,上面那一句話的出處嗎?《大方廣佛華嚴經卷第七十五》 <入法界品第三十九之十六>,威德主太子對妙德童女說的話。   是啊,沒錯。是《華嚴經》敎我如何把妹的沒錯。   有問題嗎?嗯?褻瀆?不,我不這麼想。所謂經典,若是沒辦法應用到生活上,讓生活更好,更趨向完美,那種「經典」我會一把火燒了。   而,我從《華嚴經》等經典上學到的可多了,而且超好用的。也是到這時候,才明瞭經典的可貴之處,是世、出世間圓融無礙。才不是催眠用的古董咧。   不過不是這篇的重點,我們回來。   當我開始逐漸清楚自己的優點、缺點,還有需要的是什麼,然後再加上某些催化劑,像是剛剛說的經典一類,我的心於是變得非常篤定,並且逐漸可以開展。   比方說,我開始準備篆刻工作室,以及其他事業。   然後遇到她了。   一看到她,我就知道了。   她也知道了。   我們有各自的經歷,各自的回憶。有各自的好、不好,也知道彼此的好、不好。   然後接受了。全部。   一見如故,而且越戀越深。   她是我的公主,我盡我所能守護她,陪著她;而她,是我完美的支柱。   「你知道你要做什麼,趁現在可以,趕快去吧。」、「你不用問我贊不贊成啊,而是你應不應該做。應該的話,就去吧。」   光是這樣的話,就足以讓我對她死心塌地了。   是吧?   這世上有男人不吃這一套嗎? Ps.圖片:去年夏天在大安森林公園看到的藍天,她拍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