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輕盈

關於部落格
在這裡  寫這樣的東西
  • 126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工作

  最近突然發現有一些資料非常重要,重要到絕對不能讓身邊某些人看到。不然在下想繼續現在的工作,顯然會遭受到更大的阻礙。   什麼資料?就那些明、清以來篆刻大家的生平事蹟。   真的啊。   要是他們看到那一堆悽慘落魄的大師們,絕對會把我的篆刻工具跟書籍拿去做資源回收不會錯。   你看嘛,那些印人傳記所描述的大師生活情景,「困頓」、「貧苦」、「無依」、「生計匱乏」……這些形容詞,是相當常見的字眼。   比方說,赫赫有名的吳讓之,晚年窮到去寄居在寺院;比方說,趙之謙,一生「薄宦飄遊」且多病,而「共貧賤,交勉以義」的妻子還在他四十多歲的壯年病故了。   甚至,以趙之謙當時的名氣,卻窮到這個地步:為了幫一個學生錢式做冬衣,必須寫信跟朋友說,看看能不能以刻一個字五十錢的代價幫他找客戶。   一個字五十錢。換算成現在的幣值,頂多就一百塊新台幣上下吧。價錢竟然比我還便宜是怎樣。   趙之謙耶。是趙之謙耶!如今他一方印章拍賣價都是以新台幣十萬元為單位在計價的,怎麼會……。   多拉耶夢~,借我時光機,我要回1862年的福建去找趙之謙刻印章……。   不是啦。扯哪去了這個……。   喔對,剛剛說到的錢式,他老爸是錢松,也是赫赫有名的篆刻大師,跟趙之謙是好朋友。……,嗯?不對啊,錢松既然都卓然自成一家了,怎麼還會讓十幾歲的兒子大老遠從杭州跑去福建拜師?我看看,錢式他拜在趙之謙門下當學生的原因是……。   呃。   1860年,太平天國軍隊攻陷杭州,窮了一輩子的浙派篆刻大師錢松,一家六口有五個被太平軍掛掉,剩下一個十四歲的兒子被學生救出去,帶到福建投奔趙叔叔……。   再補充一下,錢式只活到十九歲也就死了。換句話說,錢松是絕後的。   ……。   不要啊~,不要丟掉我的篆刻工具跟書啊~。我還是很喜歡刻印章的。   是啦,我承認,篆刻這玩意兒,是很難從中刻出世間所謂的富貴壽考。當然,也是有些說起來比較富貴壽考的大師們,像是巴慰祖、桂馥等,但是他們多半是天生好命家裡有錢的。   除此之外,生活過得去的,幾乎是當世就是超級大師,讓中外人士捧著大把銀子上門跪求作品,而且,都不是純粹靠篆刻謀生。   比方說,吳昌碩,畫家兼書法家;齊白石,畫家兼書法家;吳讓之,畫家兼書法家……。   喔對,還有一個:陳鴻壽,兼差做茶壺……。   ……。   是啦。我再次承認,要是柚子我單單只憑篆刻過日子,不要說帝寶那種豪宅雙B那種好車,就是普通小公寓二手國產車,我都要很拼才有可能。   不過,以我目前懶散的程度……。   不說別的,光是要維持每個月房租不必傷腦筋都是個難題。一如網路上的名言:好不容易瓶頸過了,卻忘了還有瓶蓋……。   正所謂鯤鵬之志,窮困之時。只能等。   我很清楚「用貧求富,農不如工,工不如商,刺繡文不如倚市門」的道理;更清楚何謂「長袖善舞,多金善賈」。   柚子有自己的規劃的事情,只是還沒獲得足夠的認同。沒得到必要的認可,不能動。   還是只有等。   「君子有攸往,先迷后得,主利。西南得朋,東北喪朋。 安貞吉」;「安貞之吉,應地無疆。」
Ps.圖片:熊貓網摘,這熊貓顯然是在入定……。印章是之前刻的自用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