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輕盈

關於部落格
在這裡  寫這樣的東西
  • 125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人間事.之二.長平之戰.上

  前陣子擺爛到一個深處無怨尤。若非公主宣召,或是糧草將盡不得不出門覓食,基本上是極品宅柚一枚。   而偏偏這閉關狀態不是在用功。毫無規則的睡眠醒了,寫個十分鐘印稿,換邊磨五分鐘墨寫幾個字,丟下筆起來走一走,發現臉書的遊戲可以收成了趕快去收;然後想到不能久坐不動否則會癡肥,爬起來晃半圈太極拳之後,覺得做人應該文武兼修,於是把史記拿出來翻一翻。看著看著,覺得某些觀點不錯,應該去夢中找司馬遷聊聊的……。   就是這樣,這段鬼打牆般的人生混得相當深刻。事實上,在下會突然浮出水面繼續寫部落格,也算是靜極生動。所謂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宅男宅久了也是有陽光的可能。   即使這陽光只投射在網路上……。   話說回來,混歸混,書倒是回頭看了不少,也看出了一些新的問題跟想法。(想不到啊,沒錢買新書也有這個好處。)   比方說長平之戰。   這個我是知道的。以前歷史課老師有敎,說是戰國末期秦趙兩國的大決戰,最後是秦國戰勝進而統一天下。   好,收工。   ……。   不是啊,這仗是怎麼打的?為什麼會有這場戰爭?還有……。   「同學,考試不考這你問那麼多幹嘛?」   於是,因為考試不考,這場戰爭我隔了十多年才搞清楚大概是怎麼回事。然後因為搞懂了這場戰爭,才發覺我實在誤會那個時代太久太嚴重了。   這場戰爭,簡單描述是這樣:韓國的上黨郡被秦軍戰略孤立,而官吏郡民不願降秦,便計畫將全郡移交給趙國。當時的趙孝成王接受了,引起秦軍進攻上黨。兩國各起兵數十萬人,隔丹水對陣達三年之久。之後兩軍各自陣前換將,由白起擊敗趙括,秦軍坑殺趙國降卒四十五萬,戰役結束。   以上報告完畢。有什麼問題嗎同學?   這問題大了咧。   不說別的,近百萬大軍對陣三年,海軍陸戰隊的二兵都可以準備退伍了,這麼久是怎麼打的?另外,他們吃什麼啊?就算每個人每天發三個御飯糰,一天也要三百萬個御飯糰啊,相當令人羨慕的營業額……,不是……。   還有兵器、裝備,就算戰時物資缺乏,大家只能半副武裝,甚至三分之一副武裝,那也得幾十萬套裝備不是?   那些東西他們是怎麼生出來的?這是一個嚴重的問題對吧對吧你說對吧?   醬好了,我們先來研究這仗是怎麼打起來的,再來看看怎麼有辦法打那久。反正SOHO族時間多……,不是,是我們要有研究的精神。就算這研究怎麼看都很虛……。   來。話說秦相范雎的「遠交近攻」的戰略成功,到公元前261年時,太行山脈幾個重要的據點、徑道,都被戰神般的傢伙武安君白起給打了下來,韓國的上黨郡因此與本土斷了聯繫。   上黨不大,兩萬多平方公里,差不多三分之二個台灣那麼大。而戰略位置的重要性……,唔?……,說來還真的跟現在台灣的戰略地位差不多咧……。   秦國開始執行「遠交近攻」的策略之後,白起的軍鋒一上來就從側腰切上黨是有原因的。除了可以避免正面仰攻多山的地形,還可以藉由截斷與本土的聯繫來迫降上黨孤軍。而秦軍進入此地,往南可以威脅韓國本土;往東可以壓迫魏國;往北,距離趙國首都邯鄲只有百餘里,而且是居高臨下的康莊大道。   基本上,若是真的讓秦軍順利拿下上黨郡,那秦國對韓、趙、魏三國的態勢差不多是這樣:
  秦國是中間那隻喵,隨時可以暴起喀了那些鴿子。相當優秀的中央戰略位置。   不過秦國有一點失算了。軟腳蝦韓國一看情勢不對,就順水推舟直接把上黨獻給秦國,然後哀求秦軍從此別再大駕光臨。沒想到等兩邊都說好了,上黨的軍民卻自顧自玩起了全民公投,結果決定趙國美女比較漂亮大家應該去趙國把……,不是,是決定投靠軍事力量比較強的趙國,請他們的部隊來協防。   這下可好,三國全亂了套。韓國拼命跟秦老大解釋說:「不是我,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別打我別打我哎喲……。」而秦國則眼睜睜看著煮熟片好的鴨子給端到趙國的桌上去,氣得開始打電話回去落人來幹架。   看,當時秦國就這氣勢:
  而趙國則顯然是無辜的。你們秦國韓國打就打啊,沒事冒出一個上黨來投懷送抱,不吃怪可惜的;吃了,那秦軍的長槍硬弩又怪可怕的。   於是趙國朝廷整個開了鍋亂成一團。趙豹等一干大臣,認為接收上黨是愚不可及的蠢事。首先是嫁禍,讓秦軍兵鋒轉來趙國;再來,真的打起來,秦國以牛耕田,以水運糧食,以田地獎勵軍功,而且「令嚴政行」,戰場上那一個窮凶極惡啊。趙國是絕對沒得玩的請大王三思。   這個見解相當正確。然而俗話說得好,官位每升一級,智商就掉一成。戰國時代七個大國十幾個小國,除了秦國症狀比較輕微之外,都是國王們在輪流幹蠢事。   上黨郡這個地方,按軍事常理推論,戰略地位太重要了,是一定要保住沒錯。但是依照趙孝成王這傢伙後續的紀錄及評價,我個人相當懷疑這人當時是否具有這個見識。在下總覺得戰國時代的君主,經常有個鼠目寸光的觀念:「實咬一口勝過虛啃三日。」(大陸歷史劇<大秦帝國>,李立群飾演的魏王的台詞。)只要眼前有利,哪管後患如何。   趙王很可能看到有塊地自動送上門來,口水就反射性的流了下來;加上愛貪小便宜的平原君趙勝在旁搧風點火說吃吧吃吧,於是就不假思索請趙勝先帶兵五萬去接收,隨後派老將軍廉頗帶了幾十萬人馬接應。(沒辦法,趙國末年就幾個能征慣戰的大將,其中趙奢已死,藺相如病在床上,李牧此時在北方邊塞還沒出頭,眼下只剩廉頗老將一枚。)   於是戰國史無前例的大戰開打。   秦軍先發投手……,不,先發大將是左庶長王齕,士氣顯然相當旺盛。而此時秦軍也確實犀利,一上陣就把上黨郡給打殘了。等廉頗趕到前線接戰,趙軍稗將茄還立馬被秦軍斥兵給斬了。   稗將是古代軍中位階最低的將軍。位階說低是低,粗估至少也是當今的旅長一級吧。也就是說,趙軍的旅長茄將軍,被秦軍前鋒偵蒐連的搜索兵給幹掉了。若是在遊戲中,就是中級頭目怪被LV2的玩家給打掛了的意思。   接著沒兩個月,趙軍的兩障四尉這些個前線據點又被端掉了。果然是窮凶極惡啊這秦軍。   這時候,我們就可以看到老將的能耐了。廉頗看到部隊戰力相差太多,就施展烏龜刺蝟大法,開始建築壘壁進行防守,存心跟秦軍耗下去。(即是如此,初期西壘壁還是被秦軍突破,陣亡了兩尉。用現代的軍制來說,這應該就是掛了兩個營長吧。)   最後,廉老將軍終於在上黨山地依託地形,居高臨下接連築了五十多里的壘壁,等於是超小型的長城,成功的頂住秦軍的攻勢。兩軍此時軍力合計近百萬,隔著丹水對陣。這一對峙,就耗了三年。期間彼此都拿對方沒皮條。   老將軍有的是耐心。只可惜後方不給力,朝廷上的主政大臣及外交官員又多半有白痴的傾向,最後還是功虧一簣。   說真的,這應該是廉頗唯一確實可行的戰略沒錯。趙國部隊雖然算得上是戰國中拔尖兒的勁旅,但是跟秦軍單挑還是顯得力不從心。看起來有點像獵犬跟豹子打,不是完全沒機會,但是要贏就必須一群獵狗合作去圍毆一隻豹子才行。(後來有幾次戰爭秦軍吃虧,正是幾個國家的軍隊聯手打他。)   於是廉頗只好使用拖字訣:看誰先撐不住攤了。瞧,上黨離趙國本土不過一、兩百里,運輸補給比較容易;而上黨離秦國本土就遠多了。若不是秦國可以依靠水運輸送糧食器械,前線幾十萬大軍能不能撐上半年都是問題。   這就要說到後勤的重要性了。   ……。唔,已經寫這麼多了啊……,我看,就且見下回分曉好了。在下得去刻印章了,不然我自己的後勤會先出問題。……嘖,每個月初交房租的日期那麼快到是怎樣……。   回見啊各位。 Ps.圖片:網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