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輕盈

關於部落格
在這裡  寫這樣的東西
  • 126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人間事.之四.台灣戰記.前言

  本來這一篇是打算寫趙充國的。基本上,兩漢那幾個名將寫起來都很過癮,像是李陵、馬援、耿恭這些人,隨便寫都是好故事。而且,這樣按照年代依序寫下去,以本台發文速度,預計西元2099年左右,大家就可以看到乾隆手下巴圖魯大將海蘭察的英勇事蹟了……。   是的,本台向來追求永續經營謝謝各位。   ……。   不是,會大轉彎冒出這一篇,寫台灣三百年來的戰事,原因是這樣子的。前陣子跟著人家出巡……,不,出遊,從彰化平原跑到台中山區,在下一路上左顧右盼,眉頭一皺,發覺事情並不單純……。   失禮,剛剛那是李組長的OS,跟在下沒啥關係。我們回來。   逛了一大圈之後,我跑去問當地朋友說:「你們這邊古代是不是戰場?」   「……。」「柚子,你沒事戰史讀太多中毒了是嗎?」   啊就地勢很險要啊……。   耶?對厚,二次大戰的歐洲戰場、太平洋戰場,大型戰役我幾乎背得出來;日本戰國時代諸雄是怎麼個混戰的大致上都有點頭緒;相較之下比較不熟的中國古戰役,心裡多少也有個底。   怎麼我生長的地方反而不知道發生過什麼事?這不太說得過去吧。等下回家先上網拜拜估狗大神,看看網路上的資料是怎樣。   喲?   乖的嚨叮咚,咱們台灣小小一個島,過去三百多年可真熱鬧啊。先不說比較大型的戰役,光是清治時期兩百來年,那些個分類械鬥就有……就有……。   多到統計不出來?!   是怎樣?當初在台灣的先民都是從偉大的航道上來的,然後每天的例行活動都是這樣的是嗎?
  ……,上面這一張照片哪裡怪怪的……。   不管他。我們來看看台灣過去發生過什麼殺人放火的事……,喔,西元1789年有一起淡水陳郭異姓械鬥,這在分類上是異姓械鬥,然後事件起因是……。   偷挖蘿蔔?因為偷挖蘿蔔引起姓陳姓郭兩方人馬在那邊對砍?!   那蘿蔔有這麼威就是了。
  1826年的漳粵彰化嘉義械鬥好歹是因為竊豬,至少金額龐大點。   真是混亂啊那個年代……。   唔?1853年東螺堡械鬥,東螺堡是哪裡?我知道西螺七崁,會有關係嗎這地名……,我查一下……。   呃。   所謂西螺七崁,是西螺一地以村落為單位,分成七個區以聯防自保。而隔著濁水溪(舊稱螺溪)的另一側,則有台灣最古老水利設施之一的施厝圳所灌溉的八個「堡」(所以施厝圳又稱八堡圳),其中就有東螺東堡、東螺西堡。   所以……,慢著,我老家門口那條水溝,名字就叫八堡圳耶!好巧。我再看看,東螺東堡涵蓋的範圍是今天的二水、永靖、田中還有田尾一部份。   田中鎮全域是東螺堡的一部份……。   所以1853年東螺堡械鬥有可能是在我家門口打起來的。   沒想到啊,真沒想到俺老家在一百五十年前也是尚武善戰之鄉啊。不過眼下看自己這習武不成的痴肥體態,頗有辱沒祖宗的fu……。   不是。扯到這邊來了是怎樣?我再看看……。   大安之役?台北大安區的大型械鬥嗎?……喔,不是,是台中大安溪的大安港之役。   是跟英國海軍打的?而且還打贏?!   顯然,當時海軍派出的領軍大將並不是這三位,不然應該不會如此慘敗才是。
  傳說中的海軍三上將啊。   ……。   喔。是,我們回來看看這一場戰役是怎麼打的。   這是第一次鴉片戰爭中,清軍少數打勝的戰役之一。西元1840年英國海軍開始攻打中國東南沿海,如廣州、廈門等地區,鄰近的台灣於是奉命戒備。在1841年基隆之戰,清軍小勝,俘虜了一百多人。到了1842年年初,另一艘英艦阿恩號(HMS Brig Ann)在台中梧棲外海探頭探腦。因為清軍水師戰力遠不如英國皇家海軍,於是台灣鎮達洪阿決定誘敵深入,打算以陸戰取勝。   話說這阿恩號還真的中計了,想從大安港(今台中市大安區)登陸,結果在大安溪的中段擱淺,遭清軍伏擊,數十名英國人當場被殺,俘虜了連軍官在內共五十四人。   醬說起來,當時英國海軍其實是被騙上岸去蓋布袋的。所以那一場戰役才會呈現類似這樣的詭異場景:
  不像嗎?英軍的戰力跟清軍比起來,印象中不是很像老鷹跟母雞?   但是話說捷報傳回朝廷,咱皇上可真是龍心大悅呢。立馬賞達洪阿將軍太子太保銜,當時的台灣軍政首長台灣道姚瑩二品頂戴,大家升官發財公侯萬代啊。喔對,至於那些逮到的洋鬼子嘛,既然是鬼子,本天朝向來注重名符其實,是鬼子就要當真,都砍了吧。欽此。   於是連前面基隆之役的戰俘,除了少數幾名軍官,剩下一百多個全被斬殺。果然是赫赫天威凜不可犯啊。   接著半年之後,清朝就打輸鴉片戰爭了……。   ……。怎麼辦?洋鬼子來要人了,皇上他老人家之前下旨砍……。   「胡說!誰讓你如此詆毀英明的聖上!分明就是你們妄殺還敢狡辯!來啊,拖下去!」   然後兩個就流放到四川去了。   確實混亂啊那個年代……。   不過說真的,看到這些資料,當時部署在台灣的清軍部隊,戰力之強有些出乎我意料之外。幾場對外戰役都打贏了,就是敗,也是打得敵軍死傷慘重。   印象中,清末的軍隊都嘛是上陣就收工,那有功夫去廝殺。但是當時在台灣的情況好像不太一樣。   像是1874年的牡丹社事件,台灣原住民因為裝備差距太大,抵抗不了日本遠征軍的攻勢;等到唐定奎率領的淮軍十三營六千五百人在西邊就定位,整個戰役情勢馬上翻轉過來,迫得日本改用外交手段處理。   琉球會被日本併吞,基本上是清廷外交無能導致的。   十年後的1884年西仔反,中法戰爭台灣地區戰役就更精采了。   剛開始基隆是被打下來了,但是法軍本身也頗有死傷。接著淡水登陸戰,清軍把法軍登陸部隊堵在一處凹地樹林中圍毆,迫使法軍改用封鎖策略。然後暖暖之役,法軍包含外籍兵團在內的三千多人,跟霧峰林家的林朝棟等清軍在基隆山區展開拉鋸戰。最後清軍雖然失利撤至基隆河南岸,但是也耗光了法軍的彈藥。   陸戰實在難打,於是法軍在一個禮拜後,放棄基隆地區的戰事,改攻澎湖。而澎湖守軍的火力遠不如法國海軍的艦炮,一場砲戰之後陣地直接被夷平,法軍順利登陸。   接著法軍包括司令孤拔在內近千人,就在澎湖島上拉肚子拉到死了。……。   真的啊。「五月與六月之間澎湖流行瘟疫,法軍病死人數將近千人,甚至司令孤拔也罹患赤痢,並快速惡化成貧血。」是維基百科說的呢。   基本上,西仔反那一場的情形是醬,法國的軍鋒確實是犀利,但是清軍總在緊要關頭狠狠呼他個幾巴掌,讓法軍進也不是退又難堪。   而且武力打不過人家,不怕!我們有瘴氣跟傳染病,拖死他們那些王八蛋!   ……。   也是真的啊。牡丹社事件跟中法戰爭台灣區戰役,侵台軍的傷亡有很大一部分是病死的。逼得日本跟法國不得不改用其他策略。   果然混亂啊那個年代。   我看,我還是先把近在身邊的這些事情先理順了,在回頭寫趙充國他們好了。反正他們不會跑。   下一回,我們就來看看國姓爺鄭成功的事吧。   當然,也是要等在下有空有精神寫啦。   回見啊各位。 Ps.1.圖片:網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